当前位置: > d88人生就是博 >

人生能有几回“博”

2021-03-20 06:56字体:
分享到:

  这两天中国乒乓球女队主教练孔令辉流年不利,被新加坡的赌场告上了香港的法庭,说他欠赌债不还。虽然孔令辉马上发表声明说是亲友干的,自己并不知情,但这样的声明显然撇不清关系,孔令辉已经就地下课回国接受调查了。对于这件事情的解读很多,但同情孔令辉的很少。毕竟在这么大规模的赌场里签几百万港元的大单子,一声“不知道”是说不过去的。孔令辉接下来怎么办暂时不知道,知情人士说要重返体制内当教练怕是难了。

  乒乓球贵为中国的国球,形象一向正面。不是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要么化险为夷,要么内部处理,真的能成为社会事件的,很少。这次孔令辉成了负面新闻人物,在中国乒乓球队也算是开了先河。要知道以前什么始乱终弃、酒驾砸车,这些都还说得过去,属于可以“教育挽救”的行为。但跑到新加坡滥赌,还欠赌债不还,那就是原则问题了。中国乒乓球队的第一位世界冠军容国团有句名言:“人生难得几回搏”,到孔令辉这里改了个偏旁,成为“人生难得几回博”,赌博的博。起容国团先生于地下,怕也要气得用他的广东白话大骂“丢累楼某”吧。

  中国人嗜赌,几千年来已经形成了文化,侵入了国人的基因,变成中国人的标签。历朝历代,赌博都是禁止的,刑罚重一点要砍头,轻一点则是剁手。但赌博这样东西人一旦沾上,就像毒瘾一样,很难戒除。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一有风吹草动,就要死灰复燃。小赌怡情,加点彩头增加点乐趣,本来是无所谓的事情,但搞到倾家荡产甚至国破家亡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赌徒,非东晋名相谢安莫属。淝水之战他指挥若定胸有成竹,前方将士在打仗,他在和朋友下棋,赌注不小,一幢别墅。放到现在,金额起码几千万,绝对属于“巨大”。《世说新语》里描写当时的情景,前方捷报传来,谢安“看书竟,默然无言,徐向局,客问淮上利害,答曰:小儿辈大破贼,举色举止不异于常”,那是非常淡定了。而且谢安的赌品极好,一局棋罢,他赢把赢的别墅随便就送了朋友,这份豪情,那是所谓的魏晋风度。

  不过对历史人物的评价,绝对是结果决定论。谢安的故事之所以成为佳话,无非因为他属于战争胜利的一方。南宋的“蟋蟀宰相”贾似道,在风度上并不逊于谢安,南宋和蒙古军队在襄阳打得昏天黑地,这位宰相大人天天斗蟋蟀玩游戏,军情不看不想也不听,终于被罢官流放,押解途中让人给杀了。这位蟋蟀宰相赌的不是蟋蟀,赌的是自己的命,也是南宋的国运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多次写到赌博,非但薛蟠这样的人赌,哪怕宝玉、黛玉这些正面人物,喝个酒,赏个花,也难免会行个酒令对个诗,也有输赢的,广义上来说,这不是赌博是什么

  进入明朝以后,中国社会流民阶层的人数膨胀,游手好闲不事生业者越来越多,赌博也逐渐成为中国社会独有的一个现象。赌博的方式也从原来的赛马、蹴鞠,变为麻将、牌九等。近代以来更引进了很多西方赌具,像轮盘赌、扑克牌等……

  不少人把赌博视为摆脱贫困的手段,殊不知一旦染此恶习便会欲罢不能,十赌九输,而且越穷越赌,越赌越穷……

  赌博文化还催生了很多荒诞不经的“亚文化”,比如对建筑、座位等风水的重视,比如对数字的奇怪解读,还有什么内裤反穿、身上挂红…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。

  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,这四位上海公共租界的“阿sir”也入乡随俗,在马路上搓开一副小麻将

  这几位老乡在日本军官的注视下照样气定神闲地打牌,其内心之淡定只能叫个”服“字了

  1949年美国《生活周刊》记者拍摄的澳门赌场内景,当时的赌场,老人、妇女、小孩都可以进去随便玩

  澳门最初也是禁赌的,但澳葡当局为了缓解贸易衰落的窘境,实行公开招商设赌。最早盛行番摊和牌九,后来西方博彩游戏传入澳门,形成独特的多元结构。现在澳门被称为”东方的拉斯维拉斯“,、21点、轮盘、金沙扑克、德州扑克、……

  中国在解放以后严厉禁毒,很有成效。但人的天性是很难改变的,有人说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中国没有赌博,这不是事实。这张老照片就是六十年代时上海的一些朋友在运输三场聚众玩游戏,看装束都是劳动人民,”彩头“,肯定是有的啦。只是改革开放之前,不要说聚众赌博,哪怕家里打个牌,那都要冒极大风险,还有很多老百姓没有心情也没有条件赌博,就另说了

  香港的赌博电影是我们这代人青少年时代狂热追逐的剧种,周润发扮演的赌神是一代人心中的偶像。这类电影大多由王晶导演,艺术品位不高,但剧中对各种赌博的细节极尽渲染和夸张之能事,精彩极了

  赌博电影发展到周星驰的时代,渐渐变得无厘头,赌博中作弊”出老千“的手法也慢慢演变成天马行空式的胡说八道。电影拍得越来越玄乎,香港赌片的时代也成为了过去

  中国人嗜赌的习性恐怕会长期存在下去,而且看不到改善的迹象,这会因为人们生活水平和教育程度的提高而有所收敛吗?我个人并不看好。试看这幅陈逸飞的油画作品,无论色调还是场景,李安那部《色戒》似乎是借鉴模仿了这幅画。一男三女搓,还有两个人”飞苍蝇“,安静、祥和、温暖,这幅画的名字叫《黄金时代》